您现在的位置:北京协和医院 >> 党群工作 > 患者来信 >> 正文内容

2017年7月感谢信选登

发布时间:08-03-2017 点击数: 字体:

被感谢人是: 呼吸内科留永健医生
感谢信内容: 本人今年已经82岁了,感冒后咳嗽将近2个月未愈。因同时患有冠心病,咳嗽加重了心脏负担,期间犯过一次心脏病。近期咳嗽加重,夜间难以入睡。到其他三甲医院就诊,做了多项检查包括CT,诊断为肺炎,建议住院检查。家人建议我到协和医院就诊。请呼吸内科留永健医生看过片子,并详细询问了病情及症状,出乎意料的诊断为由于胃炎反酸引起的肺部感染。开了消炎药加胃药,仅一个多星期就止咳了。留永健医生还关心地叮嘱我胃药要坚持吃4-5个月,彻底将胃炎治好。如今,我打嗝及胃部反酸的症状也好转了。一次呼吸科问诊,快速治愈了我的久咳,居然同时发现并治疗了我的胃病。真是医术高超,学识广博!忠心感谢留永健医生医者仁心,治愈了我的病!协和医院就是医学界的权威!由衷敬佩!于福兴 

被感谢人是: MICU科室全体大夫、护士及助理员
感谢信内容: 敬爱的协和MICU科室全体大夫、护士及助理员们: 这虽然是一封迟到了一年多的信,但我对你们的感恩之情丝毫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淡去。。。由于个人生活变迁等种种原因,我迟至今日才能静下心来写出这些始终萦绕在我心头的话。 我是2016年4月18日~29日的11床患者,因在外院肺部手术后呼衰、感染,病情危重而转院至协和MICU,幸运地得到你们的救治,度过了生命中的危难时刻。 协和可以说是中国最高的医学殿堂,代表着国家最高的医院管理规范,而重症医学科这一新兴而年轻的学科,专业力量、组织规范和理念当然更加先进。如果没有ICU,作为危重病患,很可能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在ICU,护士的工作是重中之重,我知道能够进入ICU的护士不仅身怀专业绝技,而且有极高的素质和慎独精神。(在别的医院,我听说医生扎血管的功夫不及护士,当然这里并不一样,听说护士门最佩服杜斌教授的就是:护士们会做的事他都会做,护士不会的事他也会。) 年轻的护士们上班时全情投入工作,在病人的眼里,似乎你们就没有家庭,只属于病房。在你们的交谈中,丝毫听不到个人私事、家长里短,患者的感受和病情变化才是你们关注的焦点。在这里还终于见到了久违而稀缺的男护士,我很赞赏男孩子选择这个岗位,有资格成为ICU的护士,是很值得自豪的事。病房里经常都有实习护士,这是一群朝气勃勃、思维活跃、聪明可爱的年轻人——男孩和女孩们。他们都非常聪明,常常设计出临时的装置,使我在做治疗时更加舒适、使留置针头比较稳固,不担心动一下会滑脱。在我住院的日日夜夜,时刻都有人守护在床旁,现在回忆起来,在你们敏锐周密的专业监护下,除了插管不可避免的不适之外,其它的情况自我感觉都较轻松,这么重的病情而不觉太痛苦,我知道这都是医护人员付出辛劳的结果。 由于病中生活不能自理,不仅是治疗,就连吃喝拉撒睡和个人清洁都只好托付给你们了,这使得我并没有因这些维持生命代谢所必须的事务而遭受到困苦。有几天,无法控制的腹泻竟频繁地弄污床单,适逢轮值的床边护士是年轻男孩(其中有一个很可能是实习护士),你们立即帮我清洁,竟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我有时甚至是接二连三地出状况,但没有听到一句怨言。我感到很抱歉,年轻男孩却笑笑说:“我外婆也还没有受到我这样的照顾呢。”可惜我不能说话,都不知道你们的名字。。。 退烧后,我可能曾出现过幻觉,由于临近五一节日,床旁夜班护士似乎是代班,我向您诉说了我的不安,您耐心地听我诉说完并诚恳地安慰了我,您很有说服力,使我放下心来。当我好转后转入普通病房,您还专程来看过我,可惜我只顾自己,竟没请问您的名字,我觉得您很可能是一位主管护师,至少是一位护师。您是郭欣南?魏萱?还是冯蕊呢?我在这里真诚地谢谢您了! 出院后,我只能从病历上看到一些名字,回忆着护士们一张张和蔼亲切的面孔却对不上人名,更不能亲自向你们致谢。。。谢谢你们——这些病历上的名字:蔡红娟、王晶晶、谭燕、赵淑雅、周文智、冯蕊、张蒙蒙、李洪娜、雷宁、郭欣南、魏萱、余昆容、李婧、王晶婧、侯青敏们,以及可能名字没有出现在病历上的实习生们,是你们带着使命感,守护着生死之门,绝不轻言放弃。是你们在病房奉献青春,用你们温暖的双手,合力地、一点点地将我从生死之门边拽回。。。 特别想要感谢病房主诊医师翁利大夫。当我病情尚重时,迷糊中的我并不认识您,我只看到一个高大英俊的大夫常常守在病室一隅。后来我能听清你们的查房讨论时,您的谈话鼓舞着我,使我感到了希望,我的好心情也使你们对我回报以善意的微笑。。。临到有可能拔管的前一天,您高兴地来到床前鼓励我:“11床,你不错。加油!”多么感激您啊!我知道光明可能即将来临了!后来亲人们告诉我您就是收我入院并负责分管我医疗全过程的病房主管医师翁利副教授。(我后来也在协和网站上确认我看到的就是您!)我脱离险情转危为安,您的高兴之情绝不亚于我的亲人们。第三天,我终于拔管成功,您竟笑得非常灿烂!我知道这是拯救了一个生命而发自内心的雀跃心情、是一种完成了一项使命获得的成就感,这是多么崇高的自我价值追求啊!衷心谢谢您,翁利大夫!你们是协和的技术中坚!出院后亲人们每当回忆起我的病情时口口声声都要提到您。是您组织了我的救治工作,通过严密的病情观察和分析,一步一步拟定方案、审慎决策和处置,将我从危险的深谷托起。。。是您在每一个病情阶段及时、真诚坦率地与我的亲人沟通,并在病危时特许家属同时探视,体现了协和的人文关怀。。。住院时没有机会与您交流,离开时更没有机会告别,只能在这里向您致以深深的敬意! 还有年轻的值班大夫们,你们为数不多,作为病患,我因插管无法语言交流,更无法下床走动,所以尽管你们每天查房,我却不认识你们,我只能从我的病案上看到你们的名字。。。比如我素未谋面的江伟主治医师,我后来才在协和网站上看到您的照片,您是多么的年轻啊,得到协和这个全国最牛综合医院的认可,晋升为主治医师,这是多么的不易,要经过多少的磨砺和坚持啊。我看到您凌晨3、4点为我开出的临时医嘱,我深深感动。。。还有柏小寅们。。。我甚至不知道您是俊男还是美女,是不是那个高高的个子,留着短发的年轻女医师?我曾看到您仔细研究我床前的电子数据,也看到您建议管床温大夫给我少用一点泻药。。。感谢你们不计得失、默默地付出着。。。 当我病情逐渐好转,我学会了欣赏病房里的节奏:每天清晨睁开眼,看到医护人员已开始静静地穿梭忙碌,做清洁,取走换下的床单,为病患擦洗身体,交接班。。。这一切都做得有条不紊,悄无声息。我躺在床上欣赏着忙碌的人们走动的侧影,不同色彩的漂亮花帽、各色各式的制服,快速、有序而安静的行动。每个匆匆走过的侧面,容貌、个性各异,有的人平视前方,有的昂着头,但每个人都很充实、很自信,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步履都快而轻盈。。。这是一幅多么使人安心的景象。。。将近8点,开始查房了,我看到一大群医学精英,其中有教授、年轻大夫、责任护士,也有进修者和实习医生,安静地围着病床,观察着、聆听着。。。一间一间,由远及近。。。我看着这一群,感觉是在看着国家医学的希望和未来。我知道从这里源源不断地培训出了无数从事ICU的医护人员,他们来自并走向全国各地,以便更多的危重患者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 这里的查房是多么吸引人啊!年轻的才俊们个个学识渊博、精力充沛、魅力十足!在这医学的殿堂里,充满了学术自由的气氛,没有大声的争执,却有善意的笑声,严肃而又活泼。每个人都各抒己见,没有等级尊卑。学术至上、患者病情至上。。。在如今这个更加世俗化的社会里,这里简直就是一块净土! 有一天查房时,一位扎着马尾辫的美丽女大夫对管床温大夫说:“她的病情我很清楚。现在可以让她起来坐一坐,最好能争取扶着栏杆在床边站一站。我们的病床是可以折叠的,知道它能变成椅子吗?”很快地,几个人动起手来,不需要我挪动,看起来十分沉重的病床变成了一把巨型的椅子,若干天来,我第一次“居高临下”俯视着清爽整洁的病房。。。我于是知道我的病情有希望了。后来我在医院网站上看到了您的照片,原来年轻美丽的您竟是一位副主任大夫!衷心感谢您的关注,彭劲民大夫! 必须要提到我的管床医师温燕大夫,您是一个极具责任感的人,每一个白天,除了短暂的午饭时间,您都一直守在我床边,您非常细心地观察我的监控仪,家人来探视时,我常听到您提醒我的姐妹:“请注意一下,她现在心跳又加快了。”我的姐妹们后来对我说:“她从不报告好消息,每次探视结束离开时,她给我们谈起你的病情都使我们垂头丧气。。。”直到有一天,您才终于告诉我们您要逐渐调低供氧量,以准备拔管。我很感激您忠于值守,工作认真,这使得我的病情变化不会被遗漏。 ICU,一个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但它更像一座生命的“安全岛”,它离生的希望更近,因为在这里,很多人获得了生的希望。。。 最后,还有点心里话不吐不快:在如今这个日益复杂的社会里,许多无知的人将制度设计的缺陷怨怼于无辜的医师护士,还有邪恶者竟以此为生财之道。社会上曾经以讹传讹,造成不少令人心疼、扼腕叹息的悲剧。。。感激你们不受恶劣影响,始终如一地坚守为医的职责和信念,正如特雷莎修女的人生戒律所言: “你如果行善事,人们会说你必定是出于自私的隐秘动机,不管怎样,还是要做。你今天所做的,明天就会被遗忘,不管怎样,还是要做。” 谨向你们致以衷心的感激!敬祝大家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工作顺意! 我的亲人们也嘱我在此代为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2016.4.18~ 4.29—11床患者) 住院号 2153599 陈正杰 写于 2017年7月20日

被感谢人是: 杜 斌 教授
感谢信内容: 尊敬的杜斌教授: 我于去年(2016年)4月18日~4月29日,因外院右肺上叶切除术后呼衰、气管插管拔管困难并发烧6天后病情加重,转院至协和MICU入住11床,有幸得到您和您带领下的团队的救治。 如今我离开协和MICU并出院已一年有余,这期间,对您和您组建的优秀医疗团队的感恩之情时刻萦绕心头,未敢遗忘。。。皆因我的个人生活在短期内发生了重大变故——我已独身一人,又面临重大疾病,不得不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进行调适,并努力理解那足足16mm厚的病案,恶补与自身疾病有关的知识——此外,我想,经过一年之后,我能写信给您告诉您我还很好的活着,我相信这定能给作为医师的您很大的安慰。 也许您已不记得我,因为我的病情对您来说也许还算不上重大疑难,尤其是这些年来经过您的手不知已救治了多少多少面临生死边缘的患者,这些救治对您来说都是寻常事,太多太多了,您当然无法记清。 我相信凡是经过您救治过的病人,一定都会成为您的Fans。我这个从不追星捧月的人,竟然不自觉地就体会到了Fans的感觉。 住院期间,插管使我不能说话,只有借助纸笔手谈。一位男护士告诉我:“你不会见到他,因为查房时他总是坐在病人后面。”记得大约刚入院第二天清晨,我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突然发现您在床边俯视我(不知为何我就知道是您),嘴里说着“。。。可能曾有COPD。。。”我当时就向你摆手否认,因为我过去并不认为自己是COPD,仅知道自己有“轻度肺气肿”,且尚无自觉症状。当时还很早,整个病房才刚刚开始一天的活动,我想,您可能是上了夜班后即将下班吧?后来才知道您总是每天早上6点半就到病房了,您会仔细查看每一个病患的病情及化验结果,核对和指导治疗方案,无论患者身份的高低贵贱。。。您总是早出晚归,甚至从未休息过一个周末和节假日。您真是大医精诚! 有一天早上查房时,不知怎么就突然看到了您,那时您竟坐在我的视线之内,虽然较远,但我看得很清楚,您穿着浅色的格子衬衫坐在那里,在我因病而昏懵的眼里,您就像罩在一圈光环里!住在MICU的十余天中,我后来又看到了您一次。我的大姐知道我看到了您,一再追问我您像什么样。。。出院后大姐多次告诉我:“翁大夫说杜老板给你换了药了,我一听就知道你有救了!”在患者和患者家属的眼里,您就是那带来幸运的大天使!我的五妹也告诉我,有一天来探视时,她在病房门外等待与大姐轮流进来,您恰好路过,就问道:“您为什么站在那里?进来吧!”为了遵守探视规则,她虽然没有立即进来,但是您的和蔼和亲切给了她很深的印象。(我现在非常奇怪她怎么也知道遇见的是您?!) 后来看病历,我知道我在外院肺部手术后一直都有使用广谱抗菌素,但病情却在日益加重(遇上了耐药菌?),自从转到协和MICU,您神奇地调整了用药方案后,我就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转院来的最初几天我的确常处于迷糊状态,后来我已清醒到可以清楚地听你们查房时的讨论,你们的讨论充满浓郁的学术自由气氛,使我入迷。。。每一次的查房讨论都使我感到离拔管的希望越来越近了,都给了我极大的鼓舞。直到4月25日,一向谨慎、毫不松口的管床医师温大夫终于告诉我,她打算逐渐调低我的氧气量,以准备拔管。下午,我常看到的那位英俊的高个子男大夫(后来我从协和网页上知道他正是我的亲人们常常感激地提到的翁利副教授)鼓励我说:“11床,您不错。加油!”我的天!神啊!我真要感谢上苍了! 4月27日,我终于拔管成功,这期间烧也退了,为腾出珍贵的MICU床位,29日我转入急诊综合病房直至5月5日顺利出院。出院后亲人们才告诉我当初是多么危险,可谓命悬一线,我被几次下病危通知,家中已在考虑我的后事处理。随后又面临可能拔管不成功时的选择。。。记忆中,我大姐和五妹有一天被特许同时进病房来看我,其实就意味着情况不乐观,这正是病房制度的人文关怀。我的侄女也来告知我一些可能面临的事,问我是否需要遗嘱并作出委托。。。在生死之门的边缘,是您和您的团队一步一步将我拽了回来,使我重新获得生命的能量。。。感激两字说起来感觉太简单肤浅,可它实在是发自内心的由衷之情,请您接受它吧! 回重庆后我到重庆市人民医院中山院区随诊。肺功能检查证实了我的确是不折不扣的COPD,真佩服您“料病如神”!我如今在认真治疗中。但我目前还没有想通这个问题:为什么手术前没有任何自觉症状,手术后就一下子成了COPD? 前不久去中山院区随诊时,呼吸内科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大夫得知我曾在协和MICU住院,瞪大眼睛问我道:“你在协和MICU住院,看见了他们的杜斌主任了吗?”这时的我就像遇上了知音一般地高兴,我反过来问她:“您知道杜斌教授?”她说:“他是学界的Number one,是我们心中的男神!”啊!想不到在遥远的重庆,您竟也英名远扬,我想我必须把这个告诉您! 我深知您今日之成就来之不易,您为医学事业投入了极大的热忱,这不仅要有天赐的禀赋,还要有过人之精力,同时还要拒绝五光十色的俗世诱惑而付出巨大的艰辛,实与修行无异!这次生病的经历,使我深切地感受到医学是神圣高尚而荣光的职业,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不再学画而选择学医!尽管在求索的道路上会充满荆棘艰辛。 离开MICU时,尚因行动不便,未能亲自当面向您告别致谢,使我甚感遗憾。 在此,谨向您致以诚挚的问候及感谢!恭祝您阖家幸福安康!并祝工作顺利!还望您今后多多保重身体,以利更展宏图! 我的大姐、五妹,以及关心着我的远在各地的亲人们都嘱我在此代他们表达对您由衷的敬意! 2016.4.18~4.29—11床患者 住院号 2153599 陈正杰
 

被感谢人是: 蒋子栋医生
感谢信内容: 我是来自辽宁朝阳的患者。2015年由于鼻炎久治不愈,来到贵院耳鼻喉科就诊。当时蒋子栋医生诊断我是鼻窦炎及过敏性鼻炎,建议我保守治疗。今年的一次感冒我的鼻炎又犯了,于是又一次来到贵院,很幸运又是蒋大夫给我看的病。由于鼻子里的息肉太多,蒋大夫建议手术摘除。2017年6月26日蒋大夫给我做了鼻内镜下双侧鼻息肉切除+上颌窦、筛窦开放+窦内病变去除术。术中出血少,手术顺利。经过一天的恢复,2017年6月27日出院。现在距离手术结束近一个月了,我恢复得很好。非常感谢蒋子栋大夫,看病细致,诊断准确,手术精准,医术高超,医德高尚。协和医院这么有名,大概是因为有许多蒋大夫这样的医生。感谢蒋子栋大夫给予我这么好的治疗,也感谢协和医院。
 

被感谢人是: 王造文

感谢信内容: 王造文大夫医术精湛,耐心细致,认真负责,不辞辛苦,为93岁的郭睿儒左眼白内障并发青光眼的诊治煞费苦心,精心准备方案,及时安排住院,讲明相关事项,圆满实施手术,使病人业已失明的左眼重见光明!他术前开导和解除病人的顾虑与担心,术后,又在前往西院出门诊前,专门赶到东院病房检查病人状况,交代注意事项。王大夫的医术医德堪称白衣天使典范。郭睿儒及家属
 

被感谢人是: 骨科赵宏主任
感谢信内容: 尊敬的骨科赵宏主任及其医疗团队:感谢赵宏主任及其医疗团队对父亲腰间盘脱出的及时治疗及术后精心护理。父亲腰间盘脱出已有一年多的时间,近一个月突然病假加重,无法正常行走,我们赶紧慕名来到协和骨科赵宏主任这里求助。赵主任认真查看检查结果,细致询问各项症状,判定父亲的腰间盘脱出已长期严重压迫神经,如不尽快手术,恐有无法恢复的风险。鉴于此情况,赵主任马上安排父亲住院,进行手术治疗。术前,赵主任及其医疗团队细致缜密的进行各项检查,父亲虽然行动不便,但是并未因此感到任何困扰,并且赵主任及住院医生百忙之中多次来到病房同父亲聊天,排解父亲对手术的顾虑和紧张情绪。手术进行了近五个小时,手术效果堪称完美,术后两天父亲就能下地走动。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对父亲的术后无微不至的精心护理,科学有效的康复指导,父亲虽已年近70,术后六天父亲就可以康复出院了。父亲住院期间,我们全家人每天都在感受了赵主任及其医疗团队精湛的医疗技术和崇高的敬业精神,他们用实际行动向全社会展现着“严谨、求精、勤奋、奉献”的协和精神。
 

关键词: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
上一篇:2017年6月感谢信选登[ 08-03 ]
下一篇:没有了!